阿华口中的“这个社工”就是从2009年11月到现在一直帮助他的社工黄奕飞。黄弈飞毕业于广州大学社会服务专业,去年毕业后来到东莞,成为东莞市首批172名社工中的一员。提起阿华,黄弈飞说:“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,而且很善良,但是因为家庭关系不好和缺少与人沟通的机会,才产生对现实社会的不信任,导致沉迷于网络,把虚拟世界当做自己的归宿。”

据黄弈飞回忆,五个月前,他第一次见到阿华时,阿华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电脑,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。他只好在阿华身边观察了半天,然后悄然离开。后来,当他在来到阿华家,问阿华关于家庭关系和在学校的事情时,阿华异常愤怒。

“他一怒之下跑了出去,我在后面紧跟着。回到他家时,他拿着棍子对着我,表示如果我不离开就打我,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,但是真正被决绝时我还是有些沮丧,为了不进一步激化他的情绪,我只好离开,但是告诉他我还会过来。”

当他再一次出现在阿华面前时,阿华显然有些意外和感动,开始肯回答他的问题并作简单交流。阿华除了上网玩游戏、听音乐、看动漫之外并没其他爱好。事情的转折发生在看动漫展的过程,由于赶时间,他们一路狂奔,穿过公园,穿过马路。有了这个共同的经历之后,阿华就渐渐相信他并且接受他的帮助。

“打开他的心扉,让他相信我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。在这期间,撞过板、沮丧过、迷惘过,但是最终挺过来了。现在,我们已经建立起朋友关系,他会主动和我交流,他还说想学吉他,考虑要回学校读书。”

现在,阿华已经接受和相信黄弈飞,并且摆脱了“网瘾”,但是,黄弈飞的压力依然很大,因为阿华心理还存在一些障碍,并没有摆脱他对世界的“恨”。他接下来的计划是尝试建立一种“可支持系统”,改善阿华的家庭关系,同时呼呼学校和周围的人改变对他的看法和给予他帮助。

提起社工这一工作,黄弈飞说道:“社工不是万能的,但是我们对待每一个服务对象都很真诚,用心沟通,用心聆听,给予他们足够的表达空间。我们可以不承认他们的想法,但是不能否定他们,因为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很强的塑造性。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建立互信关系,然后帮他们的内心打开一扇通往现实和美好的门。”

“他只是一颗种子,如果用对了土壤、施对了肥料和浇对了水仍不发芽,那只是说明现在还在冬天,春天还没有来。孩子有无限的可塑性,有无限的可能,我们需要耐心地等待。”服务中心余干事从事社工工作已经两年多,但是在东莞社工领域,已经算得上是元老级人物。她平时负责引领社工开展专业服务,并且给予社工必要的指导和帮助。

对于“网瘾”少年,余干事建议,我们不应该给他们贴上“网瘾”的标签,不应该用有色眼镜看他们。应该给他们更多的关爱,引导他们回归到正常的世界和生活。

她介绍,社工工作是一个很纠结和复杂的工作,因为要面对不同的人群和事,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,常常有无奈、委屈、无助的时候,所以需要很坚定的信念。用心用爱工作,不断摸索和锻炼,和服务对象一起成长是一件幸福的事。社工的力量是渺小的,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,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,同时,也希望弱势群体受到更多的公正对待和帮助。

转载自中国新闻网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18 − 10 =

CAPTCHAis initialing...
Top